首页 快讯内容详情
风光一时的“欢娱剧”,没人看也没人骂了

风光一时的“欢娱剧”,没人看也没人骂了

分类:快讯

网址:

SEO查询: 爱站网 站长工具

点击直达

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:娱刺儿(ID:yuci-er),作者:方歌,编辑:怡晴,原文标题:《没有爆火的<尚食>,十年之痛的欢娱》,头图来自:《尚食》剧照


2022年2月,欢娱影视出品的《尚食》开播。这部由《延禧攻略》中出圈的“傅璎CP”再联手的古装剧,仅在3月7日云合数据霸屏榜排名第四,播出两周豆瓣未出评分。


吴谨言与许凯虽然再次合体,但剧集热度却降了一档。


欢娱影视在《玉楼春》《当家主母》节节败退后,在《尚食》面前又跌了一跤。豆瓣长评热榜第二直指吴谨言演技差,短评里也不乏网友的指责:“像在看机器人。”


《尚食》没有让吴谨言和许凯再次出圈,而欢娱也失去了“剧带人”的能力。


曾经的欢娱影视,在于正的带领下,一次次地成功造星。


2011年,清穿剧《宫锁心玉》同时段收视第一,女主杨幂和主题曲《爱的供养》一炮走红,杨幂成为第十一届CCTV-MTV音乐盛典内地年度最受欢迎女歌手;2012年,袁姗姗因饰演《宫锁珠帘》女主角走起了黑红路线;2013年的《陆贞传奇》让初出茅庐的男女主陈晓和赵丽颖,分别成为当年国剧盛典“极具青春号召力演员”和次年的“金鹰女神”。


图源:新浪微博@会火 @饭圈少女喵


而在2016年,试图转型的于正开始涉猎现代题材,输出的作品《美人为馅》播出效果相对不俗;2018年《凤囚凰》播出后,饰演男主容止的宋威龙微博粉丝数增长了五百万,女二白鹿也在电视台中展露头角,因此获得爱奇艺尖叫之夜“年度戏剧潜力艺人”奖项 。


同年,《延禧攻略》创造了播放量破150亿的“奇迹”,新人吴谨言和许凯备受关注,聂远、秦岚等演技派翻红。2020年,《鬓边不是海棠红》豆瓣评分8.0,成为了黄晓明“去油”的代表作。


但2021年,欢娱影视出品的《骊歌行》《玉楼春》《当家主母》三部剧集在豆瓣评分全部低于5分。其中最高播放量的《骊歌行》,和“2021年连续剧有效播放·霸屏榜”排名第一的《赘婿》有效播放量差了30多亿。


从2012年的高开高走,到近年的题材转换,于正带领下的欢娱影视再也不似从前般,爆款频出,反而进入到了一种创作瓶颈——不断求新,不断转型,却也不断失败。


十年来风头十足的欢娱剧,在转型里走向误区,没人看了,也没人骂了。


从“剧捧人”到“人带剧”


“我是说于正很牛,能把所有人都拍得特别火。”2018年,刚和欢娱影视签约不久的演员宁静,在综艺《恕我直言》里直面回应了内涵吴谨言演技一事。


诚如宁静所言,作为编剧和制片,于正的造星能力确实不容小觑。《宫》系列、《陆贞传奇》《延禧攻略》等作品屡次揽获同时段收视第一,用热度捧出了一个又一个古装新人和多部剧的大女主。


眼光毒辣的欢娱,还从网红和淘宝模特中找出可能性,签约了宋威龙和白鹿。而他们凭借《凤囚凰》《下一站是幸福》《招摇》《半是蜜糖半是伤》等剧,也成为了欢娱艺人经纪版块的主力军。


从杨幂、袁姗姗、杨蓉、陈晓到赵丽颖,于正的造星史可谓“遍地是大王”。如今,许凯、白鹿、吴谨言、宋威龙四大“新人”,也已经成为了欢娱的顶梁柱,甚至参演华策影业、柠萌影业等影视公司的S级作品。


然而几年之后,宁静从欢娱消失,欢娱影视的《皓镧传》《玉楼春》等多部新剧里也没能火出下一个《延禧攻略》。不仅如此,还陷入了“人带不起剧”的困境


2018年后,欢娱影视的剧集不仅带不起艺人,老牌艺人也带不起剧了。


尽管有白鹿、吴谨言、许凯等当家艺人担当主演,但剧集的口碑却呈断崖式下滑。


2019年播出的《皓镧传》,2021年播出的《骊歌行》《玉楼春》《当家主母》等四部古装大女主/双女主剧,在豆瓣评分中全部低于5分。蒋勤勤时隔多年出演的《当家主母》甚至仅有2.8分,还曾一度陷入“毒猫”风波。


那些年“于正剧”在收视上独占鳌头的情况也消失殆尽。2021年的三部剧集均未能上星,据云合数据“2021年网络剧有效播放·霸屏榜”,三部作品中仅欢娱一哥许凯主演的《骊歌行》上榜,且仅位列第14位。


图源:豆瓣截图


这样的失灵,和于正对古装大女主统治力的消失,脱不开干系。


2011年,《宫锁心玉》拿下年度收视亚军后,“清宫”和“穿越“题材迎来了短暂的热潮。2012年共有5部清宫剧播出,《神话》《太子妃升职记》等穿越剧也趁势而出。


不仅如此,《宫锁心玉》也提前压中了大女主的风口。


从2017年起,大女主剧遍地开花的时代来临, 新丽传媒、克顿传媒、华策影视、柠萌影业、正午阳光纷纷加入战局,制作出品了《如懿传》《楚乔传》《三生三世十里桃花》《扶摇》《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》等古装大女主剧。


到了2019年,看到了“大女主”潜力的公司们更是开始集中发力,据不完全统计,2019年全年有近30部大女主剧备案和播出。


但剧集市场风云变幻。古装大女主剧开始“泛滥”的同时,市场风向又变了,双男主、男频剧开始收割热度,《陈情令》双男主齐齐成为顶流,《庆余年》之后,张若昀稳坐男频大男主一把交椅。


2020年,悬疑剧又突出重围,迷雾剧场带着《隐秘的角落》《沉默的真相》一众作品出圈,只有《传闻中的陈芊芊》一部古装大女主,靠着“女强男弱”的人设,进入豆瓣2020年度热榜。


大女主剧供过于求的时代里,于正没能创作出收冠作品,也没能捧出新的大女主演员。


欢娱影视旗下的95后小花吴佳怡,从《凤囚凰》里的清越,《九州缥缈录》里嬴玉,《烈火军校》里的女二曲曼婷,到《骊歌行》的女二歆楠公主,手握多部大IP资源,但出演后仍是籍籍无名,没有溅起相应的水花。


2021年,欢娱影视签约的艺人张楠担任《双镜》女主之一,虽然这部剧在豆瓣达到6.8分,成为2021年欢娱出品的口碑保证,但张楠的微博超话人数只有2.8万,对比之下,同年选秀《创造营2021》未出道的选手,超话人数都能达到20万上下。


现在,公司主页显示欢娱影视已签约了20余名艺人,而除了顶梁柱们以外,欢娱旗下更多的艺人,只能在当家花旦和主捧新人后,才分到一杯羹。或者被欢娱当作顶梁柱四大新人们的“赠品”,一带一“打包”到其它剧里,许凯主演的《你微笑时很美》里,欢娱签约的米热就担任了特邀主演。


即便如此,欢娱影视也还在持之以恒地签约新人,2021年12月,于正就曾在抖音发视频,预告欢娱影视签约网红@全麦小核桃 赵晴,3月份,又有网友爆料前snh48的成员赵嘉敏也签约了于正。


右为赵晴,左右2为赵嘉敏。图源:新浪微博@猪离开了它的外套OO@于正 @壹周娱评


选秀的偶像们涌入影视市场,带着流量成为男女主,又因为不过关的演技,引发观众的炮火轰炸。


十年前靠古装出名的杨幂、唐嫣等85花生们,仍然不愿放弃古装市场,和赵露思、迪丽热巴等90花们挤在古装大女主的坑里。影后章子怡、周冬雨也被大女主拉“下凡”,在剧集里演起了少女。这时的00后演员,却早已带着《少年的你》《小欢喜》《开端》等作品少年成名。


于正剧待爆的大女主们,面临着新人和旧人的多重夹击,游走在多个大IP里当配角混眼熟,想飞起来,道阻且长。


主创不断换代


虽然作品热度不如从前,但于正的存在感并未消失。那个带着眼镜,顶着眉上刘海的圆脸男人,还是能靠一条微博达到100万人的阅读量。


即使于正仍在活跃,欢娱影视仍在持续输作品,但很多作品已经算不上完全的“于正剧”了。


2016年,于正和原著作者丁墨合作编剧《美人如馅》后,就卸下编剧一职,直到2021年的《玉楼春》,才再一次担任欢娱影视出品剧集的编剧。


编剧于正“消失”之后,欢娱影视“消耗”主创的速度迅速提升。2017年担任《大王不容易》编剧的张静,此后再无新作。同年,尔笛编剧处女座《云巅之上》播放量破20亿,可沉寂一年后却交出了《皓镧传》4.4分的答卷。


2018年《凤囚凰》和《延禧攻略》播出后,编剧周末消失三年,2022年年初才带着播出两周尚未开分的《尚食》回归。


期间,无数“新人”加入创作队伍,《烈火军校》《鬓边不是海棠红》《骊歌行》分别由原著作者潇湘冬儿、水如天儿、风弄直接担任编剧,《鬓边不是海棠红》的编剧团队甚至还有剪刀手久任。


从2017年到2021年,共十余名编剧参与创作,一个个编剧团队昙花一现,有的没留下作品就消失了,有的留下作品也消失了,好的作品甚至多为原网文作者做编剧。


不仅如此,导演也迎来了“迭代”。


2015年的《大汉情缘之云中歌》之后,执导过《美人天下》《宫锁心玉》《陆贞传奇》的李慧珠导演与欢娱不再合作。2018年后,包揽欢娱6分以上作品的《延禧攻略》《烈火军校》《鬓边不是海棠红》的惠楷栋导演,近两年也未与欢娱影视合作。


主创团队“更新”的同时,于正剧的短板也在一次次暴露。


一方面,剧集注重爽感和情节的同时又缺乏逻辑,古早套路重复太多,埋的伏笔迟迟填不上,为了大女主的成长牺牲群像,但大女主剧却又跟不上女性价值观念的成长。剧集的优点突出,缺点不断。


《当家主母》开头就是两女争一男、主母抓小三、抢闺蜜男友、被污蔑是杀夫凶手的戏码。短短几集,集套路之大成,毫不夸张地成为年度陈年狗血合集大作之一。


《玉楼春》里的大女主林少春,多年来努力奋斗,一心为父伸冤,心愿却被男主孙玉楼轻松解决,最后回归宅斗,被网友抨击“整部剧都在传达女子最好的结局就是有个好郎君的烂观念”。而遇到出轨剧情,不仅只有女子背锅,妻子还能原谅男方。


剧中的逻辑也“漏洞百出”,女扮男装加入戏班的林少春,准备决定参加科考,但明清时期,却早有戏子不能参加科举的规定。


当大女主的性格足够鲜明,成长线观感足够爽,反转打脸足够多时,除了走偏的女性观念,剧集的缺点或多或少也能被掩盖,所以那个在古代大展身手的“魏璎珞”,才能成为职场攻略。观众不是不愿意看爽剧,只是怕不够爽。


编剧、导演换了一代又一代,低分剧也跟着播了一部又一部,也加重了于正和欢娱对“美学”的追求。


从《宫锁心玉》的高饱和度调色,《凤囚凰》妆容橘调浓重的阿宝色,再到《延禧攻略》饱和度偏低的莫兰迪色,被包装成前卫美学概念的调色,成为于正的代表作。


与此相应的,欢娱影视为了堆砌质感,在服化道上也下尽功夫。在欢娱影视 CEO 杨乐与36氪2019年的采访中,他曾提到欢娱影视有一套完整架构,除了编剧、制片、演员等团队,还有400 人的服装厂。


图源:新浪微博@电视剧尚食


可《延禧攻略》最终不是因为调色火,在影视作品数量众多的现在,仅凭“美学”也难以打动受众,何况拍出美学的也不止于正和欢娱。2019年的《东宫》、2021年的《司藤》,都曾因为美学而名声大噪。美学并非是欢娱影视独一无二的特色。


正如2022年,在《我就是演员》听到于正为“剧本逻辑不自洽”辩解时,李立群老师说出的那句“不应该对自己的作品进行解释,应该让观众自己去看”,说着“这部剧播(《玉楼春》)不好就退出娱乐圈”的于正,也该关掉对自己的滤镜了。


那些年,欢娱的转型梦


杨乐曾在采访中透露,自己和于正想做“一个百年企业”。虽然一直未撕掉“于正剧”的标签,但欢娱影视早就在默默寻求转型。


这些年,围绕影视剧制作,欢娱影视形成了海内外影视剧发行、艺人经纪、营销宣传、网综线下娱乐和衍生品业务的产业链。


2017年10月,杨乐甚至带着《延禧攻略》的片花和服装到了戛纳电视节,并在那里获得了TVB采购部的人员认可。欢娱影视越过中间商,直接连系上了海外平台,为欢娱影视的海外发行进行成功铺垫。


回归到本质,最不能忽视的,还是欢娱引以为傲的作品。


这家公司最开始是在题材上进行试探。


2016年至2017年,曾经一直专攻古装的欢娱影视,第一次展露野心,出品了《美人为馅》《云巅之上》两部现代题材作品。但同为丁墨IP的《美人为馅》没能成为另一部《他来了,请闭眼》现象级剧集,现代娱乐圈题材《云巅之上》的光芒也被同期的《欢乐颂》掩盖。


欢娱影视的野心并没有因此消失,在2019年至2021年间,连续出品了三部近代题材的IP作品,分别是近代青春剧《烈火军校》、民国情感剧《鬓边不是海棠红》和民国情感悬疑剧《双镜》,与同年的古装大女主剧不同的是,这几部剧成为了欢娱剧的质量担当,豆瓣评分全部超过了6分。


与此同时,《延禧攻略》里魏璎珞和富察皇后的“令后CP”出乎意料火爆,让欢娱影视看到了双女主的可能,于是大女主疲软、双男主大行其道之时,欢娱影视毅然决然开始朝双女主、甚至多女主模式发展,将《双镜》《传家》《当家主母》等多部双女主剧集列入筹备项。


可这样的选择,意味着欢娱影视放弃了自己“古装大女主”的优势,放弃了女主单枪匹马“闯关”的魄力和一骑当千的战斗力,甚至促成了虚伪的双女主剧情。


《当家主母》里主母沈翠喜和妾室曾宝琴,起于情敌终于合作伙伴,不说无微不至的关心和付出,甚至没有情感交互。两人的互动是在物理上的相互扶持,是把大女主的强和爽感对半分,靠两个人撑起一份事业的平淡。而这样的事业,也还得靠从第四集失踪的男主角来拯救一次。


《玉楼春》更像是群像和大女主权衡失败的产物。把多位女性角色集聚在孙府里,想要营造类红楼群像,可这些角色到最后只成为女主林少春的工具人。而林少春作为大女主开金手指的爽感刻画,反而一笔带过。爽感与群像想二者兼得,却都踩错重点,主次不分。


而想要展现女性友情的《尚食》,却偏偏被放入了“雌竞”的前提下,在水平限制下,展现出的只是被“友情三人行”强行削弱的,束手束脚的大女主。


那个带着“为甚不选我做太孙妃”的不甘心进宫的姚子衿,本该与魏璎珞一般“神挡杀神,佛挡杀佛”,在剧情发展中,却原谅了陷害自己的殷紫萍,帮助了没有利用价值的庄妃,行为脱离目的性,与初衷“背道而驰”,变得感性甚至温柔。


作为题材、模式两种转型结合之作的《双镜》,可以算于正双女主剧的口碑巅峰,但却没能获得剧集原生土壤腾爱优芒的“青睐”,最终只在以二次元内容为长的B站上线。


比不了大女主的爽,展现不出双女主的情,独立女性的观念价值半道崩卒,没能获得“王道”长视频平台的支持,甚至吃起了演员的旧本,欢娱剧暗戳戳的转型,走上了“四不像”的道路。


欢娱影视近年唯二两部剧《延禧攻略》和《鬓边不是海棠红》的成功,前者更像是在擅长领域的误打误撞,后者则是在新题材里的合理“放手”。


如今,渐渐陷入“没人看了,所以没人骂了”困境的欢娱影视,还在筹备着“令后CP”再续前缘的《传家》上线,想要靠伪双女主试探观众最后的防线。


而之后的发展里,欢娱影视仍坚持着古装大女主剧,改编自恶女穿越文《洗铅华》在2021年十月开拍。但欢娱影视仍旧不想放弃向现代剧转型,讲述明星和服装设计师的《许你光芒万丈》也被纳入拍摄计划。


图源:新浪微博截图 博主@影视葛二蛋


欢娱把目光放在海外发行的这几年,伴随观众价值观和观剧口味的变化,国内古装剧市场不得不快速进化发展,几年之内,企鹅影业、华策影视带着“IP热”“双男主”“女A男O”“姐狗”“中年爱情”等热门元素换了一圈又一圈。


而欢娱影视仍旧抱着几年前的套路不放,丢掉了古装市场的先机,也在剧集领域落没,很难捧出新人。


拍一部火一部的欢娱影视,风光不再。


参考文章:

1.《报告|2021连续剧网播表现及用户分析报告》,《云合数据》,2022年1月4日。

2.《36氪专访|杨乐:破圈影视,「欢娱」的下一站是泛娱乐公司》,36氪,2019年11月6日。

3.《专访欢娱影视CEO杨乐:《延禧攻略》的成功是国产影视行业一个历史性时刻》,杨偲婷,《澎湃新闻》,2018年9月7日。

4.《《尚食》为什么没能成为《延禧攻略》?》,谢明宏,《娱乐硬糖》,2022年3月2日。


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:娱刺儿(ID:yuci-er),作者:方歌,编辑:怡晴

发布评论